為神隱森林的人們而運轉的山城

為神隱森林的人們而運轉的山城

文/戴芫品

攝影/梁偉樂


想像你住的地方,大部分人口在深山密林中工作。你們搭建工寮,奮力製樟取腦,勤懇伐木,食衣住行都在森林裡度過。運送樟腦或木材下山時,才長途跋涉來到山腳那匯聚辦事處與商店旅館的市區,交了貨、採購生活物資,便又扛著油、米徒步上山去。六龜,這在50年前一度極為繁榮的山城,就為這群平日隱身山林的人運轉了起來。

約莫一百年前,人們前仆後繼來到六龜的山林中開採樟腦。彼時樟腦用途廣泛,可添加在膏藥中,或製成賽璐珞片(耐高溫高壓,為膠卷、撞球、玩偶的原料),無煙火藥的製程更是少不了它。日本政府提供可免除兵役的誘因,加上北部樟腦已開採殆盡,許多桃竹苗的客家人舉家南遷,一時間南部山區皆是隨樟腦業而來的資金、技術與人工。荖濃溪河谷地發展成貨品集散地,五金行、小吃攤、戲院、布行林立,六龜開始熱鬧起來。


隨著採樟者與原住民的衝突增多,日本政府設立長達五十多公里的六龜警備線,聘雇隘勇沿線巡察,也限定原住民僅能至「交易所」從事貨品交換與買賣。陳鴻鳴的阿公便利用擔任隘勇的職務之便,在街上開起了交易所。「小時候我家後院就像一座動物園,原住民會拿捕到的獵物來這邊販售,還養過許多野生動物呢!」現年62歲的他說起這件事,依然難掩興奮之情。


林業轉向,匯聚成繁榮之地


1920年代後,樟腦可用化學方法合成,山裡的產量也減少,六龜林業發展重心開始轉變。彼時在南洋地區的日軍深受瘧疾之苦,京都帝國大學研究人員發現,六龜的氣候最適合種植金雞納樹,其樹皮可提煉出治療瘧疾之成分,因此開始大面積栽種、取皮、晒皮,在二戰時期,有大量人口從事相關工作。


文章未完,全文請見《鄉間小路》2019年10月號
可至金石堂誠品讀冊生活博客來購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