土地

【行舟地】巨象佇立的群礁地帶

【行舟地】巨象佇立的群礁地帶

文/譚洋 圖片提供/台灣走透休閒事業


「看上面那小小的三角!大象左耳就在那裡。」教練亮哥的聲音在海蝕洞裡迴響。那塊岩石就在幾十米高、「象鼻」旁的背光面,像只反摺的小巧耳朵,只有掌握風向海況划入洞中,且敢於在此逗留的人,才能仰望。夕陽將象身染成金黃色,睥睨底下水滴般渺小的船隊。我們航行在象鼻岩旁,不算天涯,卻像海角。

【農婦心底話】料理大集會

【農婦心底話】料理大集會

文/劉崇鳳 插畫/謝佳君


這天菜色再家常不過,燉了老蘿蔔雞湯和高麗菜封、用園子裡的番茄炒了雞蛋、還摘取地瓜的嫩葉,用兩種最簡單的煮法:汆燙以及清炒!

在日本北海道的一戶農家中,臺灣家常小菜和客家菜,就這麼上桌。

【野雜學】縱橫山野的良伴

【野雜學】縱橫山野的良伴

文/山野廚男 攝影/邢正康


在滿布荊棘草木的野外環境中,想要來去自如,首要之務應該是找到一種能夠殺出重圍的工具,從竹、木、石、角歷經長時間的演進,鐵器發明以後,刀應該是人類開拓新天地的重要功臣;人類的生理界線大幅擴張,心智也因為可靠工具的應用而累積,人的能力獲得器具加持,文明因此躍進。

【時與光】炎夏花之禮

【時與光】炎夏花之禮

文、攝影/曾泉希


種在盆裡約莫半年,俗稱打拋葉的聖羅勒(泰國名菜打拋豬肉旁邊的小菜菜),在落入稍稍正規的田畦之後,突然大暴長,原來晃蕩在五吋盆領空的稀疏花串,如今結盟成團的宣示:我們是來自於熱帶的群種耶!夏季,臺灣中部淺山的旱熱與午后微雨的溼潤,砸在田土裡的充足條件,讓我這位不甚勤勞的種植者,獲得了某種程度的勞 ...

【農婦心底話】你不必做得又快又好

【農婦心底話】你不必做得又快又好

文/劉崇鳳 插畫/謝佳君


「好香喔——」一走進客廳,我便聞到滿室米香。

出貨在即,先生小飽搬了許多袋鮮碾米進客廳,一整天,他都在包裝、包裝、包裝。為了減塑,布袋米是我們奇特的小小堅持。只是用布袋裝米,鮮度保存確實不如真空包裝。當然我們也為客人提供真空包裝的選擇,小飽說,真空包裝容易多了,機器一壓就OK!這布 ...

【野雜學】墾荒

【野雜學】墾荒

文、攝影/陳敏佳


在山裡的無人之境開墾生活,意料之外的工作,是必須將荒地變成良田。沒有耕作經驗之前,對土壤一無所知,只知道有樣學樣的堆出菜畦、撒種、挖洞定植,來自農業區的朋友來幫忙也是這麼做。直到作物生長不順、多蟲多病,我才開始報名各種自然農法課程、多讀農業教科書。

【時與光】南洋懷土

【時與光】南洋懷土

文、攝影/曾泉希


大門外,斜坡旁,一棵羅望子樹,長成六、七米高,在一棵十多米的大椰子樹旁,它是相對幼小嬌弱的喬木,年齡據說是隔壁鄰家越南太太嫁到臺灣來的婚期總合,十多年,從一顆種子發芽時即開始育成。

品牌贊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