特輯

來到餐桌前的第一現場

來到餐桌前的第一現場

文/柳琬玲 攝影/黃名毅


即使是冷冷的冬日,東石魚市場的承銷人張金國仍一如往常,早上9點就將漁獲拉到魚市場,準備展開一整天的賣魚工作。月初除了午仔以外,更多的是白帶魚及白腹仔,偶爾也會捕到較高級的海鱺、竹午、紅牙䱛、鮸魚等。


魚市場承銷人的職責,是協助漁船主將漁獲轉賣給魚販、餐廳等客戶 ...

午仔之鄉的活水活路

午仔之鄉的活水活路

文/王妃靚 攝影/陳建豪


超抽地下水造成地層下陷、傳統養殖的不當用藥引起食安危機、天災的急遽重創、人口嚴重外流,都是屏東佳冬、枋寮的人們不斷在面對與反思的生活種種。風災時散流到墾丁任人捕撈的昂貴石斑,逐漸被午仔取替,外銷供不應求,養殖戶的下一代陸續回來接手。


但產業崛起的背後,日復一日 ...

士官長的奇幻漂流

士官長的奇幻漂流

文/曾怡陵 圖片提供/王豫民


淡水「飛狼家族娛樂海釣船」船長王豫民是外省第二代,過去在海軍陸戰隊擔任士官長,人稱「士官長」,熟人叫他「老芋仔」。他在海釣圈擁有相當的知名度,不僅是因為相熟的漁民會提供午仔情報,也基於多年累積的專業。午仔的出現可遇不可求,他通常不帶釣友專程釣午仔,「釣不到客人會說話,我的原則是每個人都要釣到魚 ...

屬於午仔與漁人的浪頭對決

屬於午仔與漁人的浪頭對決

文/楊芩雯 攝影/林韋言


從濁水溪往南,越過原先亦為漁場的麥寮,沿岸的台西五條港、三條崙、箔子寮、台子村皆是討海形成的聚落。在地人描述,台子村自古指地勢低窪、適合捕魚的地方,而風浪漸興的秋末至春初,正是捕午仔魚的季節。世居台子村的漁人許秦源說,午仔魚硬性又愛衝浪,到浪大的地方找準沒錯。

種子產銷體系──在陸與陸、海與海之間的種子

種子產銷體系──在陸與陸、海與海之間的種子

文/廖詠恩 口述/新合成種子行董事長黃柏祥、台灣種苗改進協會理事長王振茂 審定/臺灣大學農藝系名譽教授郭華仁


種子店裡數不盡的一顆顆小種子,它們有些是在臺土生土長的父母到異國繁衍出的子孫,過了鹹水又回到臺灣農民的手中;也有的是徹頭徹尾的外國種,得經過層層審核,證明適合寶島風土,才能落地生根。這些種子始於在地人民的飲食需求,連結國際,鋪陳出全球化的種子產業版圖。

傾一世代,走一小段種子存續的路

傾一世代,走一小段種子存續的路

文/張曉慈 攝影/張家瑋


種原保存,是無法立見成效,卻能傳承後代、延續未來,打造諾亞方舟的重要工作。魏趨開與黃永光都在這項少人觸及的專業上,累積了35年以上的資歷。這天晴朗的午後,兩人相約在臺中霧峰的作物種原中心展開對談,他們雖分屬不同單位,卻長期相互支援,難怪一見面就顯得熟稔友好。對於種子,兩人又有什麼異同的看法呢? ...

慶農種苗公司──從臺灣走向世界的種子

慶農種苗公司──從臺灣走向世界的種子

文/Casca 攝影/林韋言


種子落入土壤,是希望也是力量。主營花椰菜種子的慶農種苗公司,60年來透過育種,讓這源自地中海的蔬菜口感更豐富多元,並能順應不同地區與氣候生長。小小種子是慶農執行長蔡慶蒼一家三代安身立命的根本,一袋袋出口的種子,則讓中國、東南亞、歐洲到巴西等二十多國,都可吃到從臺灣出發,慶農選育的好滋味。

品牌贊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