疫區除名  最後一哩路──從崩盤到躍進,口蹄疫長征22 年

疫區除名 最後一哩路──從崩盤到躍進,口蹄疫長征22 年

文/劉芝君

圖片來源/《臺灣省處理豬隻口蹄疫紀實錄》專書


1997年那一場讓所有豬農惴慄難安的口蹄疫,摧毀臺灣肉品外銷日本的市場、造成畜牧業崩盤式經濟損失,大量農戶離牧後也自此退守。然而當全臺養豬業迎來最黯慘的 一年,卻也激勵產業結構重整和升級,更重要的,它對公部門以及農戶的疫病防範意識起了鞭笞作用。今天,臺灣不僅是亞洲罕見的非洲豬瘟非疫區,自2018年7月口蹄 疫拔針後,迄今滿一年無疫情傳出,成功拿下疫區除名資格入場券,政府信心滿滿將籌備數月的資料,準備向世界動物衛生組織(OIE)遞出不使用疫苗口蹄疫非疫區申請,屆時,臺灣可望從2020年5月OIE巴黎年度大會上,傳來疫區除名的捷報。


重返口蹄疫現場: 撲殺、離牧與取締私宰

1997年3月14日,臺灣傳出第一起口蹄疫疑似案例,接著19日確診、20日官方正式宣布爆發疫情,但早在這之前,口蹄疫其實已在竹北小規模擴散;到了 3月22日,島嶼北中南半壁江山失守,5月2日東部再淪陷,此時病毒侵襲全臺,無剩淨土。黃金城回顧那時疫情談到:「一個傳染性病毒進到新區塊,在沒有臨床症狀下,擴散速度是相當快的,到後期最可能的狀況就是全面性感染。」 事實上動物就算臨床症狀尚未出現,但糞尿排泄物和分泌物卻已開始排毒,所以活豬移動極易讓疫情擴散,加上豬隻南來北返載運,病毒就有了大量散布機會。

1997年肆虐臺灣本島的豬專一性病毒株,除了部分撲殺,最後是仰賴注射疫苗才控制住,之所以未選擇全面撲 殺,是斟酌爆發時未能立即掌控,若一概撲殺,臺灣豬隻恐會滅絕。相反地,1999年金門爆發的牛羊口蹄疫(O/ Taiwan/99)就採全場撲殺,黃金城解釋因該類型病毒傳播速度慢且必須動物間接觸傳染,用撲殺能有效清除,他說: 「1997年口蹄疫以及2010年大爆發的羊痘,兩者傳播速度都太快,如果採撲殺的方式,我想豬和羊在臺灣會變成稀有動物。」

1997年5月後,疫情開始趨緩,7月16日最後一起口蹄疫通報,隨之僅有零星個案傳出,經統計當時共6,147處豬場感染,占全臺24.2%,同時逾385萬頭豬遭到撲殺。撲殺清場後,就要進行全場徹底消毒,接著空場數月並施行環境病毒監測,但就算豬隻全面施打疫苗且監測確認無病毒活動,大部分農戶還是不敢貿然復養,黃金城談到:「因為一頭豬飼養成本大概一萬塊,一百頭豬若全數感染,就損失一百萬,這和養雞的成本其實很不同,所以1997年口蹄疫時,很多豬農破產。」


2018年拔針一役,為何成功?

早於2006年時,政府就曾先後於澎湖、臺灣本島以及金馬地區規劃與實施階段性疫苗停打,到了2009年已有九成養豬場拔針,不過當時非結構蛋白抗體 陽性的驗出比率偏高,加上2月北中南又陸續傳出口蹄疫個案,在產業界籲請下,同年只好恢復全國性疫苗注射。零星疫情捲土重來,讓拔針成功總差在咫尺之遙,不過臺澎馬三地偶蹄類動物從 2018年7月二度拔針以來(金門仍維持施打疫苗),屆滿一年未有任何疫情傳出,已符合向OIE申請非施打疫苗口蹄疫非疫區的資格,除名入場券已到手。對比兩次拔針勝敗之別,黃金城認為最大關鍵在於「對病毒的掌握能力」。


回顧首次拔針時間點,黃金城認 為對野外病毒的偵測和掌握尚不徹底,所以用無抗體的哨兵豬進行同居實驗被 感染,即證明環境還殘存病毒。為避免重蹈覆轍,2018年拔針有更縝密的前置作業,其中就包括強化疫苗注射, 黃金城解釋:「首先豬隻要全部免疫,第一次哨兵豬失敗正是因為免疫分布不 夠完整,不免疫的豬,體內有殘留病毒之虞,所以至少平均要有九成以上免疫率,同時抗體達16倍以上。」根據《清除豬瘟暨口蹄疫所需疫苗之種類及其管理辦法》第11條,豬隻除了應在12~14週齡間完成首劑口蹄疫疫苗注射,當豬隻血清口蹄疫中和抗體幾何平均力價未達16倍就該補打,因為中和抗體達16倍以上,才可對口蹄疫病毒產生保護效果。


更多內容請見《豐年》 2019年7月號